"七一五"汪精卫集团叛变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6-09-13浏览次数:11

   蒋介石叛变后,与其所投靠的帝国主义、封建军阀和地主买办阶级联合起来,从军事上对武汉形成包围之势,在经济上制造困难,使武汉国民政府面临的形势越来越严峻。此时,惯于看风使舵的汪精卫的政治立场日趋右倾。这个在“四•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还大唱革命高调,表示“格守总理遗训,为党国效劳”,并高喊“讨伐蒋介石”、“革命的站到左边来”口号,俨然以“左派”领袖自居的人。转为大讲“纠正农民运动过火”,派人查办湘、鄂、赣各省的“过激”言行,解散了湖北两个最大县(黄冈、黄陂)的农民协会。5月17日,武汉国民政府所管辖的4个军的指挥官在武昌召开了反共秘密会议,驻在宜昌的独立师师长夏斗寅叛变,攻打武汉。21日,国民党第三十五军军长何健所属之许克祥部在长沙叛变,封闭湖南革命团体,解除工农武装。屠杀革命者。因这日的代号是“马”,所以,又称之为“马日事变”。这是汪精卫为首的反动集团公开叛变革命的信号,从此反动势力日益嚣张。值此中国革命危急时刻,共产国际于5月召开了第八次执委会,并通过了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。指示:必须揭露蒋介石,孤立国民党右派,改造国民党机关,组织军队,改进工作。6月1日,中共中央接到共产国际发来的指示,如果照此执行,党就有可能同汪精卫集团进行有力的斗争,使革命损失大大减少。但受共产国际派遣担任国民政府顾问的鲍罗廷,认为这个指示“荒唐可笑”,采取“暂缓执行”;陈独秀不仅不向中共中央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,反而为了讨好汪精卫,表示对汪的信任,把指示给他看了。汪如获至宝,便以此为借口,开始全面策动反共活动。6月5日,他解除了鲍罗廷所任的国民政府最高顾问之职务。6日,朱培德按汪的旨意在江西驱逐共产党。10日,汪精卫、孙科、唐生智、冯玉祥等在郑州开会商定,由冯玉祥坐镇北方,调北伐军唐生智部回师镇压湘鄂两省工农运动。此时,汪精卫已堕落到反革命方面去了。  

  正当陈独秀坚持右倾投降主义路线,不惜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,以忍让、妥协来维持与汪清卫集团的继续合作时,6月29日,何键在汪精卫的授意下,宣布与共产党分裂,并以武力按制了汉口和汉阳。唐生智也在长沙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。7月9日,武汉国民党中央举行中央执委会扩大会议,决定限制共产党在国民党内的活动,取缔共产党在国民革命军中宣传共产主义。14日,宋庆龄发表严正声明,宣布退出武汉政府,公开与汪精卫决裂。15日,汪精卫举行“分共”会议,正式宣布和共产党公开决裂。他们提出“宁可枉杀一千人,不可使一人漏网”的反动血腥口号,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。至此,第一次国共合作的联合战线彻底破裂,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也遭到失败。